Saturday, July 7, 2012

是祸是福?

这两月 我进了医院三次
照了两次X-ray 细胞应该死得差不多了

首先 是脚:


案发现场是5月假期中的零售食堂
起因是 我要搬一张长长的椅子 一个人搬
岂知 那个无情的椅子就这样狠狠的砸了下来
我痛得立刻就蹲了下去
可是当时很赶 我要准备膳食
于是站起来想走
我连脚都还没抬起来 就再次痛得蹲了下去
然后我第一个想做的事情
竟然是拍照!
因为我实在觉得太神奇了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肿的脚
那几乎是立刻冒出来的一个大包
我连鞋子也穿不进
幸好那是生活营的最后一天
晚上爸爸就带我去看医生 照X-ray了
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再来是头:

这一个头上的大包 使我觉得我自己真的很笨
案发现场就是7月5日的学校的足球场
那时体育节 我们班和6A忠的女生在踢足球
突然间 就在那万分之一秒的时间
有一股很大的force向我施来
我立刻头先着地 眼镜飞了出去 脚随即落地
很清脆的一声“咚”就这样响起
头上可以与花罗汉媲美的大包就这样隆起
一切就那么戏剧性的发生
虽然已经痛得晕头转向 甚至站不起来
可是 我还是忍不住的觉得好笑
撞到我的人是高三的 我认识的
她很美
看到她美美的脸上一脸愧疚又担心的样子
我还有什么理由生气
于是便以笑带过
由于站不起来
我只好用屁股划着出场外 让大家继续踢 别理我
然后 我们班的急救组——林晓韵就跑来了
【那时候 我弄伤脚也是她帮我的】
她带我到福利处去
我很想看看我的头怎么了
晓韵说不看比较好
到了福利处 每个人投给我的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我依然吵着要拍照
张坤水老师拗不过我 拿了相机 走过来帮我拍照
我灿烂的笑了 “卡喳!” 相片出炉
当我看到相机中的我的头上的大包时
我的表情与所有看到我的人一样
瞪大了眼 张大了嘴
每个进来老师 把我当稀物来看
我被超过9个人围着看
原来 当明星是这种感觉...
我重复又重复地解释我跌倒的起因发展结果
每个人听完后都大笑
然后每个人都问了一样的问题
“为什么你不用你的手去顶?”
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可是 问题就在于
我不知道我的手那时候在做什么

再来 我这张照片笑得那么开心的原因是
其实当时是在考着Add Math平测
我做完了 就叫曾雁凌帮我拍照
然后蔡忠霖做了一个很夸张的表情
全班就望向了我
我觉得很好笑 于是在大笑的同时 这张照片诞生了

其实还有一次 就在这两件事情发生的中间
那就是我们班的篮球半决赛
我五年来第一次上场 五秒之内立刻跌倒
伴随着我的一声尖叫 大家哈哈大笑
我眼前一黑 我知道 我跌倒了
陈思贝压在了我的身上

从这三件事上
我妈妈下了一道指令
那就是——我被禁止进入球场!
TT
我什么球也不能动了
她说:
“我知道你很喜欢这些sport
可是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运动细胞才可以的啊
你以后都不准跟我踢足球 打篮球啊!”

这……
是祸 还是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