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 2014

纵火

纵火 就必须承受被烧伤的滋味
也许你可以享受那一瞬间的快感
但你能忍受当火把一切烧成灰烬时的伤感吗?

走在钢线上固然刺激
在高处让冷风轻拂脸颊多么愉快
但你能想象跌下来后的粉身碎骨吗?

一座高楼已建得那么高
一点微不足道的裂痕就足以让它倒塌
值得吗?

能不想后果吗?
能只是开心就好吗?

Theory 和 Practice
从来就是两码子的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