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5, 2016

夜阑人静

夜闌人靜總是情感泛濫的時候。是辭藻太貧乏或是思緒太紊亂?想寫點什麼卻不曉得該從何說起。

剪不斷的思念,理還亂的離愁,悄悄地蔓延了這個安靜的夜晚。關係雖然不再一樣,關心卻怎麼能說斷就斷。我只想知道你的近況,为什么你却拒我于千里之外?

一個人要被拒絕多少次、要被被狠狠地傷過多少次,才會醒過來?如果憂傷有個期限,那會是在多久以後?

習慣受了傷就蜷縮回自己的殼裏,慢慢舔舐著那傷口。與這紛亂的社會隔離,也許是療傷的最佳方法。但誰不希望,有人會敲敲你那重重的殼,問問你在裡面過得如何?

陀螺它不停地旋轉,忙得暈頭轉向。當它以為四季已交替了數十遍,一回頭竟才過了幾分鐘。於是陀螺不停地旋轉,又再不停的倒下。旋轉,再倒下。連自己都不知道一開始為什麼要旋轉、是為了證明些什麼。

生命太無常,什麼時候我們連說再見的機會也沒有。是不是要死亡將我永遠帶離,你才會覺得可惜?我倒想聽聽我的追悼會上,大家都說了些什麼。


Life is so ephemeral. Appreciation is what I ask for.
Don't wait until someone becomes a memory, only then you regret eternally.


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